一只冷漠的西瓜

你好。
这里是冷瓜。很喜欢西瓜。
爱好是缩在西瓜地。
自带气势总是有点迷。
人很怂。
圈不大
算是有几个老婆的西瓜地地主
沉迷凹凸—星游—海贼—小英雄

朋友,吃安利吗。

#大概是专业设定户。(俗称想pa但不写)
#ooc不存在的
#我们只有【至尊皇家金冠ooc】
#我好想被金推销。
#我还好想被金问朋友想入教吗
#对这个设定就是推销小哥√
#啊推销的形式不太了解…几乎是按照自己原来社会实践时卖东西的形式走的,所以请大家不要太在意谢谢qwq
#我好唠叨啊
#是睡前乱打的所以也请各位随便乱看吧hhhhhh






叩叩。

敲门声在走廊里异常清脆,站在铁门前的人咽了咽口水。

这可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地区工作,想想还真是有点小紧张呢。

不知道这次的顾客是什么样的呢…

坐在电脑前的嘉德罗斯皱了皱眉,脚从椅子上放下去,勾住自己的棉拖鞋,又把身上的毛毯取下搭在椅背上,啪嗒啪嗒的慢慢蹭到门口。

真是麻烦的渣渣…上次说了把快递放门口就赶快滚了吧。

挠了挠脑袋,嘉德罗斯拧开把手,准备好好教育一下门外这个不仅打搅了自己的网游大事,还让自己不得不在大冬天离开毛毯跑来门口吹冷风的渣渣。

只是这个开门看起来有点大吉。

门后是一个让从小称霸校园所以没女孩子敢告白于是孤单寂寞冷了整整21年而且从未想谈恋爱的嘉德罗斯都愣住的少年。

“啊,先生你好!”门后的人笑起来,“我是凹凸公司的金!”

嘉德罗斯盯着面前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少年,傻傻地张了张嘴。

“…哦。”

门外的少年有一头和自己一样的金发,但散发出来气质的却不想自己那样的强烈——更像是在花田里摇曳着的向日葵,温温柔柔的散发自己的光辉。

一双蓝色眸子搭配着清秀干净的五官,给人一种少年的阳光感。

总之——够颜,够养眼。

嘉德罗斯表示很满意。

第一次觉得离开毛毯来门口吹吹冷风是个极好的选择怎么办。自己一定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儿。

于是嘉德罗斯的脑子里开始盘旋着队友常用来形容女神的话。

可爱。想日。

“那么先生最近有什么需要的吗?像家电或者是生活用品?零食这里也有推荐哦。我们凹凸公司的产品涉猎可是很广的!”金盯着面前的人,开始不遗余力地推销着自家公司的产品。

这个人还没有赶自己走的话,有戏!

“先生?”看着面前人有些失神的瞳孔,金轻轻唤了唤。

“啊,噢。”嘉德罗斯把自己从思绪里拔出来,“…你说你叫什么?”

“我是凹凸公司的金!”金耐着性子应到,“先生真的没有需要的吗?只要您需要的东西,我们这边公司几乎都会有的!”

…怎么办自己好像没什么缺的,雷德怎么只会多买不会少买啊可恶!不管了总之不能拒绝随便买吧!

以上信息来自嘉·宅男·德·土豪·罗·恋爱了·斯的脑回路。

“…你拖的是什么东西。”嘉德罗斯的视线越过金,看了看金身后的那个堆满了箱子的小拖车。

“啊…是些展示品,还有给朋友带的两箱牛奶。”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嘟囔到:“明明比我高那么多…还喝牛奶呢,还只喝一个牌子!最近他有点忙,所以我也只能帮他买啦…”

“…就那些吧。”嘉德罗斯指了指那个拖车,“那一车的东西,能卖吧。”

“啊?”金眨了眨眼睛,摇头拒绝:“不不不!这些都是被拆开过包装的…您喜欢的话我可以叫人送新的来,很快的!5点之前下单当天必达!”

“就那些。拿来。”嘉德罗斯抬了抬眼皮,伸手就想取过金手上拖车车把。

金却死拽着不松手,“不!你不能害我的良心卖家的全评扣分!我是要成为有道德要底线有良心的推销人!”

嘉德罗斯:mdzz。

不过…还专门给朋友买奶。

嘉德罗斯才没有因为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就嫉妒别人,他只是刚好也喜欢那个牌子的奶想喝喝罢了。

“可是我就想要那些了怎么办?”

——特别是那些奶。

嘉德罗斯眯着眼睛,发出最后的攻势。

“刷卡。”

金默默的把腰带上的便携的po机往身后那藏了藏

嘤嘤嘤姐姐这个人好坏他想逼我卖烂货想让我的头上的五星红旗掉星星成为不良商家!

“我出十倍价钱买。”

金刷的把推车一推,腰带一拉。

“我们支持银联支付,总价5170开票要加收手续费谢谢合作。”

嘉德罗斯爽快的刷了卡,让金把那一堆奇形怪状的箱子和两箱沉甸甸的奶抱进房间。

金把东西放下,收起推车,又把笔和夹板交给嘉德罗斯,麻烦他评分。

结果当然是看起来有些敷衍但其实是私心的全满分。

金满意的压了压帽子,拖着小车走出门,笑得像个偷了腥的猫咪,“那么谢谢先生的惠顾!再见!”

“我叫嘉德罗斯…渣渣。”嘉德罗斯撇着嘴,靠在门框上,“还有,把电话给我。”

“呃…?”

“我以后还要买些东西怎么办。果然是个渣渣——这都想不到。”

“噢噢。”金急忙撕下一张白纸,写下几个数字,“那么欢迎再次惠顾哦嘉德罗斯先生。”

“哼。”嘉德罗斯接过纸条,状似随意的塞进衣包里,转身嘭的关上门。

金抱着夹板,拉着推车,一脸呆滞的站在门前。

这么大力的关门,不会是生气了吧。

金歪着头思考了一下。

我好像…没说错话啊?

然而金并不知道某人只是去找一个相框裱纸条顺便上传号码到云端去了。

“嘛…不管了。”金笑眯眯的抱着po机和夹板,“这可是笔大单子呢!”













“…不过我是不是把格瑞的奶也卖出去了。”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