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冷漠的西瓜

你好。
这里是冷瓜。很喜欢西瓜。
爱好是缩在西瓜地。
自带气势总是有点迷。
人很怂。
圈不大
算是有几个老婆的西瓜地地主
沉迷凹凸—星游—海贼—小英雄

喜欢上一个几万年前的人怎么办#在线等#急[2]

格瑞呆站在门口,睁大了那双紫色的眼睛。

房间里盛放着一块巨大的水晶。

水晶被无数铁链锁住,房间内还画着一个巨大的封印阵法,颇有一股封印上古妖兽的感觉。

而在水晶的中央正静静的睡着一个少年。

少年把自己尽力的缩成了一团,头发和光团一样是柔和的金色,却更加纯粹,给人一股莫名而来的温暖,脸被水晶模糊,但隐隐能瞄到身上古老的服饰。

光团激动的飞蹿进去,环绕水晶雀跃的跳动着,亲昵的蹭着水晶,不停的咕噜着上古语言。

格瑞向前踏进一步,解读过脚下的阵法,眼神一凝,又飞快的退出大门。

“你干嘛跑啊,快来解封!”光团察觉到格瑞的行动,又飞回格瑞身边催促。

“…这么大的封印阵法,你说的小金——”格瑞在外部结界前停下脚步,回头瘫着脸指了指睡在水晶里的人。

“是魔修吧。”

“你居然说小金是魔修?!”光团不可置信的在格瑞的头上打转,一惊一乍的叫着:“小金只是个普通的修行者啦!”

“那怎么会被封印。”格瑞摇了摇头,拔出背后的烈斩,转身准备攻击外面的结界。

“唉呀你这脑袋!”光团凑上去,急切的解释到:“金是在一场战争里受了伤才被他姐姐带到这儿修复的!你把他放出来的话…这金楼里的所有宝贝都给你!”

“修复还需要封印?”格瑞把光团扔到一边,试图破坏结界,但多次尝试无果。不爽的咬了咬嘴唇,格瑞酝酿起自己的绝招。

“至于宝贝…出去自有。”

愈来愈强的玄力汇聚在格瑞身边,光团也跟着慌乱起来,上窜下跳的大叫着。

“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楼里还有你要的石板!”

格瑞猛的停下了手,身边的玄力轻飘飘的散开。

“说。”

“你…你进了金楼…不一直在找什么记录石板吗,我还有两块!只要你放了金…”光团越说越没底,光芒都缩小了一丈。

“你监视我?”格瑞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手指摩挲身旁的烈斩的刀柄。

“我不是!那是因为这里的一切由我控制…你以为我想知道你要干什么啊!”光团辩解到,焦躁的晃动起来,“总之,你想要石板,就得帮我把金放出来!”

光团急切的移开身子,让格瑞直视门里的水晶。

格瑞看着水晶里那个模糊的人影,想了想,最终妥协。

如果是个魔修,大不了找人帮忙一起封印了,但如果真的有石板…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还可能永远发现不了被灭族的真相。

玄力疯狂的涌动起来,在格瑞身边形成一道道风刃,烈斩在玄力的作用下慢慢变形涨大,发出森森绿光。

格瑞举起烈斩画了个刀花,对着水晶隔空劈砍了几下,然后迅速放出玄力在水晶周围设下一层结界。

水晶在一瞬间炸裂,里面的少年失去了依靠,也随着水晶碎块迅速坠落,格瑞盯了一眼空中的人,随意的捏了个决把少年托在空中,又伸手擒住激动的光团。

“东西。”格瑞把光团捏在手里,看着这个急冲冲的契约兽,眼里满是嫌弃。

“第17个密室!”光团挣扎着,拼命的向空中的人儿飞去,“放开我!我要去看小金!”

格瑞松开手,光团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快乐的跳到少年的身边闪烁着。

格瑞抬了抬眼帘,也不去在乎那个所谓的少年,思考了一下方位,转身朝外面走去。

交易结束,各不相欠。

但当他看到房间里画的那个巨大的封印法阵时,却突然回头,双手翻转着结了一个印,把那个叫金的少年狠狠的吸附到自己这边来。

“你干什么!”光团不爽的跟了过来,“快放开金!你不是要找石板吗?”

“下禁制。”格瑞挑了挑眉头,手上描写着一个古怪的法阵,朝光团比了个嘴型:“——魔修。”

“去去去,金才不是魔修!”光团扭着身子把格瑞的手印打散,“你看,光元素!”

格瑞将信将疑的探查了一番少年的修为,的确是光元素,实力也不过是区区玄王。

错怪了吗?

叹了口气,格瑞冲光团抱拳,“是我太警惕了。抱歉。”

光团摇了摇身子,吐出一个古怪的玉瓶,玉瓶轻飘飘的飞到格瑞手上,“那就帮人帮到底,给金喂一颗!”

嗅了嗅空气里一股浓郁的草药香,格瑞从玉瓶倒出一粒丹药,指挥玄力把少年牵引到自己的面前。

他这才看清自己救下的少年的面貌。

少年的脸色异常苍白,皮肤却被那块水晶滋养的光滑细腻,甚至比那宗里的几个漂亮女修还要好。面容虽不算英俊,但胜在干净,给人一种少年的清爽之感。

还挺可爱的。

一个念头在格瑞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伸手抱住少年,探了探鼻息,把丹药胡乱的塞进那张毫无血气的嘴唇。

软的。

格瑞不知所措的盯着少年。

犹豫了一会,格瑞最终抱着怀里这个叫金的人盘腿坐下。

为了一个陌生人呆在这种地方?格瑞不可置信。但到底他还是抱着少年一动不动的坐在这青铜门外。

光团依旧在旁边唧唧喳喳,格瑞吐了一句闭嘴,闭上眼引诱玄力运行,就这样抱着金修炼了起来。

总之等他醒来再说吧。

—————————————————————————————
等格瑞结束修炼睁开双眼时,怀里已经空无一物。

遭了。格瑞摸上自己的后背。

还好,烈斩还在。

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储物戒指和随身物品,格瑞才堪堪松了口气,把手里十几块零散的石板放回戒指后,环顾四周。

那团闹腾的光也消失不见了。

也是,不过是陌生人罢。

格瑞收拢手,却想起那个少年的脸。

那个“金”看起来自己岁数相差不大,是上古时期被封印起来了还是什么…

…不可有杂念。格瑞的瞳孔缩了缩,有些慌乱的掐了个清心咒。

撇了撇嘴巴,外围的结界已经被解除,出去的路线还清楚的保留在自己的脑子,格瑞低着头轻轻踢开滚落在脚边的水晶碎块。

“嘿——”

一声大喊从远处传来,格瑞猛地抬起头,望着面前黑暗的岩洞。

那是一颗像星星的东西,在黑漆漆的岩洞里尤为刺眼。

格瑞一边抚上背后的烈斩,警惕的看着那个发光的东西,一边把玄力汇聚在眼上。

等格瑞终于看清了靠近的物体,一向冷静的脸庞也露出了一丝震惊。

那是一条上古的神兽——一条金色的龙。

格瑞慢慢放下了手,退后几步,为金龙腾出一个停留的位置。

金龙轻轻降落在格瑞面前,盘起身子,伏下了那颗巨大的头颅。

龙头上的须毛一阵抖动,传来一声声话语,清脆的声音咕噜着上古语言,似乎是想引起格瑞的注意。

格瑞这才发现龙头上站着一个人。

而来人正是格瑞救下的那个少年。

少年看到格瑞显得异常激动,蹦达着从龙头上滑下,扑上来抓住格瑞的手,叽里咕噜的说着一堆上古话。

“金说很谢谢你,你是个好人。”金龙摆了摆尾巴,眯着那双龙眼。

“光团?”格瑞不可置信的打量着这条懒懒的神兽,听着声音依稀辨别出来。

是因为主人的释放而实力大增。格瑞心中瞬间有了定数。

“我叫矢量,不叫什么光团!”金龙得意的抬起头,展示着身姿,“我可是上古的皇龙,万兽之首…”

格瑞撇过头不去看那个臭屁的巨龙,把注意力转移到身侧这个拉着自己手的可疑人物上。

“只会说古语?”格瑞问。

少年眨了眨眼睛,似乎什么也没听懂,歪着头看了眼那条叫矢量的龙。

“金才醒来,我和他还需要时间来联通记忆,他现在只会说古语。”金龙懒懒的把头放在地上,解释到。

“…你?”

“哼哼,小爷我可是万兽之首,区区人类的语言算什么…”

金龙又凑到金的身边说起了古语,和金解释着什么。

格瑞就看着两个金色发光体在自己面前大声争论着。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行一步了。”格瑞甩开金的手,抽出烈斩准备御剑,“你能控制这里的话…把机关卸了。”

金这次似乎听懂了,吸着鼻子,紧紧的拉着格瑞的衣角不要格瑞离开。

“跟着它。”格瑞淡淡的看了一眼身侧的人,拿剑指了指盘在一旁的矢量。

“…不…要。”金瞪大了那双蓝眼睛,别扭的说着凹凸文,断断续续的拼凑成一句话,“带无…走…”

格瑞拍开金的手,跳上漂浮在空中的烈斩,催动着玄力急驰而去。

感受着刮过脸庞的轻风,格瑞自如的穿梭在黑漆漆的古墓之中,向着矢量指示的地方而去。

不过…把那人一人丢在那没事吗。

格瑞眉头微皱,伸手又想掐一个清心决。

“等等!你小子等等!”矢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金龙在黑暗中穿行,最后反倒追到了格瑞之前。

“呼…你小子背后有鬼啊!跑这么快!”矢量瞪着那双龙眼,弱弱的抱怨了两句,又埋头盯着格瑞,“小子,帮我照顾几天金如何?”

“为什么。”格瑞依旧瘫着脸,眼睛却追寻着抱着龙角朝自己挥手的金。

“我要回趟龙族…但金需要好生修养,不宜与我同去。”

“你若肯帮我照料金几个月,我可以凭皇龙的身份许你一个龙族的人情。”矢量轻轻把金接到龙爪中,推到格瑞面前,“龙族从不说谎。”

“如何?”

格瑞有些动容,他想起了龙族的藏书阁。

龙族历史悠久,而他们的藏书覆盖范围广阔,他早有去里面探求一些有关自己家族的事迹的意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好。”格瑞把少年接过,搂在怀里,轻轻点头。

金在格瑞怀里动了动,找了个合适的位置靠着,咯咯的笑起来,脚上的一串铃铛被晃的叮咛响。

“…我和金心意相通,你若对他不利,我龙族与你势不两立。”矢量摆着龙尾警告到,末了还用古语嘱咐了金几句,最终把两块石头交到格瑞手上,龙爪一挥,撕开了一条空间裂缝。

“金就交给你了。”矢量说完此句,消失在虚空之中。

格瑞看着怀里笑的天真的金发少年,叹了口气,催动玄力向古墓外飞去。

————————————————————————————————————————
我就是要把矢量赶走【不然怎么搞事hhhhh
好了把金放出来了,格瑞你下面的戏份就看天了。
这是一个正经的all金。真是all金!!all金!!
我只是写的慢还很啰嗦…
开学前最后的挣扎qwq
这章写的好乱…半小时成果然不可信。
呃…ooc什么的…
虫的话…大家拿好滤镜,麻烦自动翻译下啊谢谢合作(′▽`〃)
啊我好渣渣qwq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