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冷漠的西瓜

你好。
这里是冷瓜。很喜欢西瓜。
爱好是缩在西瓜地。
自带气势总是有点迷。
人很怂。
圈不大
算是有几个老婆的西瓜地地主
沉迷凹凸—星游—海贼—小英雄

【我的队友有毒系列】·卡米尔篇

卡米尔打开家门的一瞬间就愣在了门口。

遍地的酒瓶和啤酒盖,一些零食散落在地上,家具也被搅的翻倒在地。

拉了拉帽檐,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褪下鞋子,抱着一盒限量蛋糕轻巧的穿梭在“废墟”里,最后停在厨房。打开冰箱,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掏空,只留下了几根蔬菜和一罐沙拉酱。

卡米尔顿了顿,又把蛋糕小心翼翼的放进冰箱,转身走向卧室。

“大哥?”卡米尔敲了敲门,听着里面的喘息和什么东西碰撞的声音,有些古怪的挑了挑眉。

他突然想到了一些难以启齿的事。

确实,看门口的红色鞋子,安迷修也在。今天是大赛维修bug,暂时性休战…但大哥极有可能把安迷修找来进行肉搏,肉搏过后提出拼酒并醉倒。

而醉酒后…大哥和安迷修都是成年人,那种事也可能发生不是吗。

卡米尔开始后悔自己回来太早了。

纠结了一阵,卡米尔蹲在门外面,分析着结束的大概时间。

按大哥的脾性…还有平常战斗时收集的两人的体力值来说,这场…至少也是一两个钟头。

而且听喘息他们才开始不久。

卡米尔有些羞耻的把脸埋进围巾——他从来没经历过这些,大哥可能曾经有过,但绝不会当着他的面。

下次还是侧面敲击大哥一点吧…至少让大哥回去自己的房间干…卡米尔思索着,耳尖泛红。

“傻逼骑士…呼…你也太慢了吧…!”
“嘿…别小看骑士道啊恶党!…”
然后是大哥的一阵喘息。

卡米尔嘭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客厅跑去。

妈的刺激。脑子里被这句脏话充斥,卡米尔罕见的放弃了思考,把自己扔在客厅的沙发里。

感觉就像是在看一些奇怪的片子的时候被父母发现一样。卡米尔咬着嘴唇,把自己缩成一团。

过了一会感觉那边没有那么大的闹腾了,卡米尔站起来,踢了踢脚边的酒瓶,开始打扫房间,但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向自己的卧室看了几眼,却发现门被推开了一条缝。

卡米尔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想关上门,却突然看到了自家大哥的头巾隐隐约约的在不停的上下晃动。

…感觉不对劲,大哥可能有危险。

但万一没事…

卡米尔咬咬牙,还是打开了门。

大哥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

屋里确实有两个人在不停的喘息,但完全不是那方面。

雷狮和安迷修一个拿着头巾一个拿着领带,正狂笑着跳绳。

至于碰撞,完全是两人因为房间不够大,站不开而导致总是互相打到对方的脸或者手臂。

“哈哈嗝…哈哈姓安的老子比你跳的好多了…蠢货!”
“吹什么牛我比你跳的高多了!嗝…”

对——他的大哥——他伟大的大哥——现在正拿着自己标志性的头巾跳着绳,口里还嘲笑着大赛第五的安迷修跳的慢。

我他妈就是个傻子。卡米尔想。而且还是个大傻子。

正跳的激烈的两人把房间糟蹋的不堪入目,雷狮还大笑着准备跳到床上去。

卡米尔默默褪下了手套,扔在地上,反常的抬了抬帽檐,微微的眯上了一只眼睛。

如果雷狮还是清醒的,就能明白自己的弟弟现在正处于愤怒的边缘。

“局部重量化…”卡米尔咬着牙说出了几个字,从门口走到雷狮和安迷修的面前,慢慢举起了被加重的拳头。

“得罪了啊,混·帐·大·哥。”

至于雷狮醒来后发现自己和安迷修被扔在卡米尔的房间角落抱在一起,自己肚子上有一个拳印,安迷修的脸被人抽红,那都是后话了。

———————————————————

【几天后】

卡米尔坐在沙发上,整理着自己的围巾,把那条长长的围巾摊开后,卡米尔突然想起了大哥曾经做的事。

卡米尔: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狩猎完毕回家的雷狮突然发现自家的弟弟的围巾似乎脏了一些。

就像自己那天醉酒后莫名其妙脏了的头巾。

———————————————————————
真·有毒系列。
超短小系列,我只打了6分钟左右…
我只会搞笑,真奇怪emmmm
事后的ooc预警。
用卡米尔的围巾跳绳我能跳18个hhhhhh没想到吧。
欢迎捉虫ww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