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冷漠的西瓜

你好。
这里是冷瓜。很喜欢西瓜。
爱好是缩在西瓜地。
自带气势总是有点迷。
人很怂。
圈不大
算是有几个老婆的西瓜地地主
沉迷凹凸—星游—海贼—小英雄

关于我的前后桌的所谓友情的咨询信

emmmmmmmmmmm
★座位安排:雷狮 | X  |安迷修。
★可能还会有瑞金和卡埃的。
★我一般绝不发刀prprpr
★还是五分钟挑战系列但打了17分钟…
★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我觉得我已经是一个行走的ooc了。

丹主任:
您好。

听闻您最近又担当了心理辅导师,所以在这里想向你倾诉一些我的痛苦。

先说说我自己,我叫X,如你所见我是凹凸学校2年级的普通学生。

而我今天要讲述的故事是关于我的前后桌的两个大男人的爱情故事【此处划去】友谊魔法。

因为你是我们的数学老师,所以我也不瞒着了。

对,我就是来揭发安迷修和雷狮的奸情顺便求您把我的座位换走。

安迷修是我的后桌,为人耿直,学生会扛靶子会长,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从银爵转学后,还成了年级第四。

听起来是个三好学生,事实也是。

但自从看了一本中世纪历史小说后,安迷修一头栽进骑士道,十只雷狮都拉不回来,听说为了更了解其奥妙还专门拜了小说作者为师。

现在每天拿着两只钢笔到处伸展正义拯救世界。

您别急,还有。

上次班上女孩子聚在一起看一部什么小马的动画片时被安迷修撞见,被一红发女子吐槽“没马算什么骑士”后,他又一脸壮烈的栽进友谊魔法,逢人就说小马利亚万岁。吓得人家还以为是基督传教士。

气得雷狮都不想拉了。

于是作为他的前桌我就很倒霉了。

“X知道吗,昨天小马利亚更新了balabala…”
“世界需要和平!世界需要我!”

噢我需要你闭嘴让我学习。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畅游那么久的题海还不如安迷修嚼一本闪闪发光的骑士小说。

好气哦好想打人哦。

然后我就被打了。

打我的凶手永远都是我的前桌

的头巾。

真的在我遇见他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头巾还可以这么用,左转头右转头你后座的脸就啪啪的红了。

搞得隔壁座的金发小天使还以为我天天发烧感冒。

所以如果可以,请丹老师一定要剪了雷狮的头巾。

抽起来真的好痛的。

雷狮比安迷修更夸张。

雷狮是真的从来没啃过书,至少我没看见过,但这孩子次次考试都抱着逼死安迷修的态度,非要压着安迷修上位。

但似乎安迷修表示名次不等于上下位置。

在学校里还组织集体,自称“雷狮海盗团”,不仅有2年级的,还带着自己1年级弟弟一起扎堆搞事。但就像身为骑士却没马的安迷修一样,雷狮作为海盗也没船。

于是雷狮的执念就这样诞生了。

所以隔壁凹凸游乐场的海盗船常年被雷王星三少爷占据,旋转木马一直被一个不愿透露姓名却自称最后的骑士的安迷修包场。

…八卦说多了,我还是回到正题来。

我求您了丹老师你是天使请一定把我换走。

安迷修和雷狮散发出来的酸臭味把我闷的觉得要英年早逝。

当我第一天踏入这个班级坐在这个位置,我曾经是自豪的。

妈妈我终于进入前百啦,我可以和同学们和睦相处共同努力提高自己啦!班主任对我很好哦,还把第四和第五调到我身边来让我适应环境和交流学习耶!

后来我才发现那个心机班主只是知道我不了解这两人的内在。

第一天的生活可能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

早上我一本正经的看着两个人,叽里呱啦的开始自我介绍,雷狮点了点头:“哦,新来的。”

然后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一下坐姿,揉着腰喊了句傻逼骑士。安迷修一边赶着双份作业一边从包里掏出一瓶药甩到雷狮手里,回了一句去厕所擦。

哦嚯。安迷修你头都没抬怎么知道雷狮腰痛的。

但当时还是纯洁的我只是微微一笑,感慨一句:哈,多有爱的同学们。

现在我真心想一扫把把自己拍死。

中午两人开始因为吃什么争吵起来。
“老子要去找帕洛斯他们撸串!”
“昨天晚上一脸大爷的说要吃便当的是谁?你今天浪费粮食的话我和你急!”
“我不管balabala…”

昨天晚上?哦,寝室啊,哈哈哈同学之间友情真浓厚,不过宿舍不是不准开火吗,安迷修从哪拿的厨具和米?

最后安迷修跟着雷狮出去撸串了。当然为了不浪费他把便当留给我。雷狮瞟了一眼打开的饭盒,哧了一声做的还不错嘛然后扭头走了,安迷修急忙和我告别,跑着跟上雷狮。我幸福的吃完了那一顿丰盛营养的午餐。

我现在想想觉得自己肚子里翻出了一股酸味。尽管那确实很好吃。

晚上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打起了架。

“没事,习惯了就好。”坐在我斜对面的凯莉嚼了嚼嘴里的棒棒糖,“饭后消食嘛。不过你最好躲躲——”
“上一个坐这儿的同学就是被他们打残了才转了班。”
“小心哟。”
我看了看雷狮从门后捞出的钉锤又瞄了瞄安迷修的钢笔尖。

呵。我怕个锤子和钢笔尖子。

对。我真怕个锤子和钢笔尖子。

我尽力的把自己缩到桌子下面隐藏自己,结果还是被他们掀了桌子。

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我还没办医保。

最后这两位大仙收了手,雷狮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拿手擦着脸上的墨水。安迷修看到蹲在地上的我,伸手把我拉起来,还帮我拍了拍身上的粉笔灰,笑着向我道歉。

我缩了缩头,说了句没事没事。

然后我被雷狮斜了一眼。

闻着一股醋香,我脑袋就被熏开窍了。

哦哟,原来如此。

安迷修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在裤包里翻了两张纸巾走过去,雷狮拿手撑着下巴,笑着嘲笑安迷修娘气:“还随身带纸——噗,你别是个老妈子吧。”
“要妈也只对恶党你了啊。”安迷修一脸严肃的拿着纸巾给雷狮擦着脸,“真是,明明能躲过去。”
“嘿,躲了怎么让安大妈表现一下嘛。”
“坐好吧你,别乱动。”

我看了一眼擦完脸又看着拉着雷狮的手擦的安迷修,又看了一眼看着安迷修笑的猖狂的雷狮,流下了单身狗的泪水。

你们都是大爷,请尽情任性。

但这不是理由,意识到这件事还不足让我这么愤恨。

主要是著名的男厕所之嚎事件。

作为目击者,我强烈要求,男厕所要什么分间,这完全就是给基佬搞基的场所和机会!我强烈抵制这种制度!

…我就是想上个厕所都能碰见搞基现场我容易吗?

我听着隔壁的各种【哔—】,坐在马桶上思考了一下人生,又想了想雷狮和安迷修的年龄。

啊,原来这就是卡米尔说的社情的成人世界。

我才明白为什么凯莉曾经痛心疾首的、如同老父亲般地嘱咐我:“傻孩子,想叫就叫,想浪就浪是他们资本主义者的权利,我们只要瑟瑟发抖就好。”

……【以下省略650字关于安迷修力宠雷狮的而引发的不满抱怨】

总之,我不能再写下去了我觉得自己要被他们的酸臭腌酣了。

求问丹主任我该怎么办。

ps:随信附送几颗星星纸望喜欢。

—————————————
丹尼尔看了看手上的星星纸,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拿起笔回复到:

to X:

请在校园论坛上@星月dalao【校园前十搞基资讯前线提供者】

这位同学是你的榜样,她也曾为此迷茫,现在她的心中充满阳光。

…其例仅供参考学习。

—————————————
“哇,校园论坛里又多了一个文手太太呢。好像叫X!”
“写的什么?”
“…好像是什么小说……《前后座的青春爱情》?”




















评论(2)

热度(36)